扶老二fulao2最新邀请码

> 章伯言是一个小时以后醒的,醒来后看着上面的空白,等神智回神他的喉咙一阵发甜,蓦地吐出一口血。

鲜血染红了白色的床单,也染红了莫小北的眼。

她跑过去抱住他,用力地抱住,将他的头抱在怀里,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。

章伯言气血翻涌,想挣开,但小北用了全部的力气。

“章伯言,别动。”她低低地哀求,“你再是痛恨我,再是生气也别动好吗?我让林谦过来看看。”

她小心地松了松,慢慢地放下了他——

章伯言靠在床头喘气,在她想要离开之际一伸手就捉住了她的手臂,“别走!”

这一次,倒是他伸手抱住了她的身子,将脸埋了过去。

他的脸埋在她柔软的小腹那里,紧闭着眼,声音更是沙哑得要命:“小北,让我抱一会儿。”

莫小北不动了,乖乖地让他抱着。

她垂了头,叫了他一声:“章伯言。”

他没有出声,一半是虚弱,一半是不知道如何应对。

初见文静的清纯妹纸

“你还在生我的气,是吗?”她低了头,脸靠在他的头发上,感觉着那种触感。

半响,他低声开口:“没有!从未……有过。”

可他仍是抱着她,很紧。

莫小北低低地开口:“章伯言,我去叫林谦好不好?”

他终于还是松开了她,慢慢地退到和她有一手臂的距离。

他的目光静静地看着她,脸色也发白:“小北,我们回到了原点,甚至更糟。”

他的腿现在这样,他甚至都没有办法好好照顾她。

莫小北伸手,轻轻地抚触着他的五官,抚在他高挺的鼻子上,抚在他的嘴唇上,一点一点地抚触着,像是要将他的样子记在心里。

她摇头,声音微微哽咽:“不能这样算!章伯言,不是这样算的。”

她没有提解药,他也没有提那一枪,他们之间发生的种种,他们都没有再提。

因为他明白她,她也明白他。

这一刻,是谁活是谁生病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们完成了爱的全过程。

她跪在他身边,手掌仍是抚在他英挺的面上,轻声问他:“章伯言,你会不会觉得我很任性?”

他抬手覆住她的手背,用力握紧。

莫小北忽然就哇哇地大哭了起来,细细的手臂搂住他的脖子,哭得就像是个孩子一样:“章伯言我不要你为了我去死。我要你活着……”

她的小脸埋进他的肩头,哭声断断续续的,哭得他的心都乱掉了。

“你那么好,那么完美,你可以换一个人爱的……你真的没有必要为我做这么多。”她再也忍不住,在他的肩上用力咬了一口。

很用力,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。

用尽了她全部的爱,全部的恨。

很快,唇齿间尝到了腥甜,是章伯言的血。

她怔忡地松开,泪眼模糊着:“疼吗?”

章伯言侧着脸,看着她却微微地笑了一下:“不疼。”

他揽着她的脑袋让她靠了回去,又轻声说:“小北,有你在,我就不疼。”

,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